關於部落格
我把主題設定成地理教育,希望大家對高國中地理教育有興趣的人可以一起來討論!
(本網誌於firefox中可獲得較佳的觀看模式)
  • 1955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千里步道,文化台灣

五十年來,台灣一直在經濟發展的軌道中奔跑,也獲得了可觀的成就。但在經 濟發展的同時,我們卻忽略了外在環境生態的保護、社會信任關係的建立、以 及內在人文價值的拓展。因此,台灣人的生活品質極端低落,很多人都生活在 各種型式的暴力和錯亂之中。更可悲的是,面對這種惡劣的生存環境,我們的 社會卻一頭栽入「政治惡鬥」的漩渦中不能自拔。這是台灣社會/文化問題之 所以愈來愈複雜難解的根源所在。 因此,「千里步道」闢建,從文化的層面來看,可以讓我們放慢生活的腳步, 進而與土地產生更親密的互動與接觸,重新建立人對土地與社會的情感。在文 明的生活中,我們透過各種文明的設計,來克服生活中的障礙。但也因此,我 們慢慢失去與自然以及社會對話的能力。以交通為例,現代人為了講求快速、 方便,通常都會以最快捷、最直線的方式來通勤或旅行。從日常性的開車、到 高速公路、地鐵、以致於未來的高鐵,不只沒有跟土地與自然接觸,而且,也 和社會愈來愈疏離。在一個走路或騎單車的年代,我們會身歷其境地進入巷弄 、街道、鄉村、城鎮、田野、山林、海濱等,我們也會碰到真實的人,並與之 聊天、互動。但上了高速公路,這些村莊、城鎮、山川、田野等,都變成一個 背景,遠方的城市變成一個輪廓,模糊、甚至抽象。在地鐵裡,窗外更是漆黑 一片,具體而真實的社會與自然不見了。人類變成一種「抽象性」的存在── 不是生活在具體的土地與人群之中。這是現代文明的根本問題。 從社會的層面來看,「千里步道」從策劃、構思、探勘、設計、闢建、經營、 管理等,都由民間透過自我組織的力量而完成。在這個過程中,人群開始動員 、組織、討論、溝通、協調、學習、成長。這是一個社會學習的典範機制。在 威權體制的社會,台灣的民間力量受到全面性的壓制,社會不能自我組織,因 此,社會長期處在一種「弱智」的狀態,政治系統也因此更能輕而易舉地宰制 社會,這正是獨裁、腐敗、低能政治的社會根源。因此,台灣目前的政治亂象 ,根本的解決之道還是要回到社會與文化層面,催生公民社會的誕生,讓社會 大眾可以透過對公共事務的參與,「做中學」,慢慢培養對公共事務的判斷能 力,也提升對公共事務的參與能力,逐漸建構出更有能量的個體,更具信任的 社會關係、更精彩的生活方式、更豐厚的文化價值,進而導引政治內涵與方向 。 ................................................................................................. ................................................................................................. 2006.04.24  中國時報 大地運動 革命啟動 環島千里步道 開拔 王超群/台北報導 「未來台灣人會以一條眾志成城的千里自然步道為傲,而不再以人工的一○一大樓自豪!」民間發動的「環島千里步道」運動昨日正式啟動,呼籲社會有計畫發掘徒步者、自行車可輕鬆自在移動的路徑,親近青翠蓊鬱的林野山地,進而讓美景地區排除汽、機車通行,回歸到以人為本的路權。 去年五月,社區大學催生者、退休的台大數學系教授黃武雄寫下《夢想幾年後台灣出現一條環島千里步道》,文章在網路上流傳,激起連串迴響。今年三月,黃武雄決定找共同發起人,積極推動。在作家小野和荒野協會創辦人徐仁修允諾下,這項黃武雄視為「大地運動」的革命昨日啟動。參與發動單位跨教育、生態、環保、社區等領域、社團共二百多人,全省各地社區大學也積極投入。 喚起全民觀照自我 社會重建 黃武雄說,文章發表後,他經常面對各方詢問:「可能嗎?」但他要問:「是誰讓我們不可能!」解嚴以來,台灣缺少社會重建、文化重建過程,坐視政治人物爭權的結果,導致今天台灣人的集體苦悶。 黃武雄近來全力撰寫數學書籍,但體認此運動正好是社會共同需求的結合點,「當物質文明和資本主義將人們身體城市化,生活步調被擺佈,連表達愛心都被商人操弄,指導人們如何過母親節、情人節」時,發起運動喚起全民回到自然,觀照自我,唾棄被資本主義商業文明主宰的生活型態,有自覺的台灣人才能翻轉局面! 就在黃武雄構思成熟前不久,東華大學環境政策研究所師生從花蓮壽豐歷經四天三夜縱谷浪遊,步行八十公里,沿途踏遍產業道路、田埂、堤防、農地、省道、舊鐵道、河床各種地形。領導老師蔡建福說,「因為走得很慢,慢到可以聽到心跳、腳步聲,也可以和同伴、村婦互動,這是異於以往的親密關係,與己、與他(它)都產生新意義。」 昨日蔡建福在會場播放浪遊紀錄片,引起掌聲共鳴。片中一位研究生淡淡地說:「走在大橋上,我用生命向大卡車爭得一公尺的人行空間。」在台九線省道,這群年輕人向空中高喊:「真是太快樂了!」但喊聲被往來呼嘯而過的汽機車噪音淹沒,一行人對著鏡頭苦笑。 一步一印 串起與土地的情感 小野不願以「華視總經理」身分與會,他說,華視公共化後,更令他覺得參與這項活動的時機恰好,將全程追蹤「環島千里步道」運動進程。 「就當做夢吧!」探查一段風光宜人或有人文故事的山路、古道或小徑,遠離喧囂,再接龍成為環島千里步道,透過群體力量促使政府保護,避免進一步開發。黃武雄說,發展周延的公共論述,與步道沿線地主對話尋求雙贏,引入新價值觀,討論經濟開發和生態人文的矛盾,討論人和自然相處的問題。 徐仁修表示,「路走得愈少的人,愈沒有耐性。」成長在超音速時代的孩童,沒有與土地連繫的情感,也就沒有鄉愁。沒有鄉愁、欠缺大自然銘記的成人則心理脆弱,不堪一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環島千里步道---- validation of countryside access right in Taiwan? 由於近來媒體的惡質化,我已許久未看台灣的報紙。然而前天中國時報頭版一個斗大的標題卻令我心怦然。 黃武雄先生提出了環島千里步道的構想,讓我看到了台灣人想要找回逐漸失去的土地依戀的感動。 不過是否真的土地的依戀跟鄉愁有關呢? 每個人都有自己熟悉的空間認知! 鄉愁是一種最明顯的對於自己熟跡的空間認知表達肯定的象徵。 從葉啟田先生「故鄉」當中對於紅磚屋的思念一直到最近嫁到金門的女兒以7-11遙想台灣的廣告,無一不是表達了對於自己熟悉空間的認同。然而雖然這種認同每個人都有,但是認同的目標卻有明顯的不同。 在不斷的都市化後,台灣人對於空間的認同也開始分化。也許對故鄉那好山好水的依戀作為推動保育工作的是一項不錯的動機,但是好像目前大部分台灣人已經比較難以這種動機去親近大自然的土地(都市化的影響)。但是台灣的土地應該夠美,我的來自都市的朋友們即使沒有這種鄉愁,每每走過台灣的土地後,依然是讚嘆不已。即使都市化程度不斷提高的台灣人,我們對於土地的依戀依舊存在! 只不過由上一代的鄉愁轉化為另一種形式的感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